海賢老和尚母親黃老夫人

◎因緣生居士在《非此母不生此子》中記載,賢公母親黃氏老夫人,生於清穆宗同治十年(一八七一年),祖輩都是老實本分的莊稼人。因為父母都是虔誠的佛弟子,所以她從小便斷食葷腥,皈依佛門。十七歲時,黃氏夫人嫁入唐河縣少拜寺鎮草寺村的文家,丈夫名叫文修勤,比夫人長八歲。文家祖上曾是書香門第,家世不凡,不過到修勤公父親這一輩已經沒落。但是文家世代敬奉三寶的好傳統繼承了下來,所以修勤公父母的善人之名在方圓數十里內婦孺皆知。

    賢公十二歲這年,河南大旱,顆粒無收,無奈之下,修勤公只能到毗鄰的湖北隨州去討飯,來維持一家的生計,不料遭遇惡匪,客死異鄉。家裡沒有了田地,黃氏夫人只好依靠給人家縫補漿洗,得一點微薄的工錢來支撐這個千瘡百孔的家庭。賢公心疼母親太辛苦了,於是瞞著母親偷偷跑出去討飯,以此來減輕母親的負擔。三個多月後,終於被母親發現了,抱著兒子痛哭了一場,再不許他去討飯。賢公十九歲這年,二十二歲的二哥因病早逝,這令剛剛經歷生死大劫的賢公徹底堅定了出家修行的決心。

◎《非此母不生此子》中記載,賢公辭別母親上了桐柏山之後,黃氏夫人和小兒子相依為命,艱難度日。賢公為報慈母之恩,在山上開荒種地,挖草藥換糧食,然後步行一百多里將糧食背回老家奉養母親,如此九年不斷。民國十八年(一九二九年),賢公二十二歲的小弟弟又不幸去世了,母親無人照看,令賢公頗為掛心,於是便勸說母親隨他一起去桐柏山桃花洞常住,這一住就是二十七個年頭。

◎在新版《來佛三聖永思集》中,詳細記載了賢公和尚的母親往生的經過。一九五六年,剛過完中秋節,黃氏夫人就對賢公說起要回老家居住。賢公勸說老人家不要回去了,因為家已經不復存在了,但是母親執意要回。再三勸說無效後,賢公收拾行李,陪同母親一起回到了唐河縣的草寺村。安排母親先在村上一位老鄰居家住下後,賢公找到村長幫忙,經村支部同意之後,把生產隊菜地的三間草屋收拾出來,然後和母親一起搬了進去。

    賢公母子二人一邊在此念佛,一邊幫助生產隊種菜。一九五七年七月初十晚上,黃氏夫人自己和麵,包了頓餃子吃過,讓賢公給他的姊姊和一個堂姊捎信,要她們第二天一定回來。第二天上午,賢公的姊姊和堂姊都回來了,帶來了一些白糖和罐頭。老太太高興的為她們又親手做了頓餃子,自己把罐頭打開吃了個乾淨,又喝了一大碗白糖水,對大家說:「我今兒中午就不餓了,不吃飯了。」然後去解了小便,過一會兒又說去解大便。回到床上躺了一會兒,自己笑著說:「我再坐一會兒吧!」盤腿又坐了一陣子,然後吉祥臥躺在床上,長出了一口氣,就往生了。賢公的姊姊親眼目睹了母親往生的不可思議,所以不久就帶著兒子一起上桐柏山出家修行了。

 

海賢老和尚

◎王德生居士在《漫灑熱淚憶聖僧》一文中回憶說,二0一二年秋,在義烏念佛堂,劉居士對海賢老和尚說:「他們想問問您,看看您念佛,出的有啥境界沒有?」老和尚說:「有啥境界可以給你說嗎?」旁邊的吳居士忍不住插話說:「給俺說說吧!」老和尚微笑著說:「沒到時間哩,現在沒法說。」吳居士還是好奇的又問了一句:「那你見極樂世界了嗎?」老和尚說:「你見到了啥,老佛爺給你說了啥,都不要說,洩露天機犯雷打呀!你若見誰都說,下一回他永遠不給你說了。你若是出家了,在戒壇裡,該咋樣修行他都會給你說到。喜歡出家的可以出家,不喜歡出家的你可以當個老齋公,好好念阿彌陀佛。啥時候念到一心不亂了,老佛爺會給你稍微打個招呼。不要說,你若修行好了,人家心裡都有數,都望著你、瞅著你!好好念佛。」

◎因緣生居士在「守口攝意身莫犯」一文中,記載了海賢老和尚所講述的一個公案。二00八年冬,我帶兩個小學友去千佛寺看望賢公老和尚。老和尚笑呵呵地說,我給你們講個佛經裡頭的公案,可好聽了。有一位阿羅漢,出去托缽,遇到一個漂亮的女鬼,女鬼說要供養羅漢,就把他請到了家裡。羅漢一看,這女鬼家中珠光寶氣,非常氣派。女鬼把供養羅漢的飲食擺在桌子上,請羅漢用餐。羅漢低頭時,看見桌子的四條腿上,拴著四個餓得皮包骨頭的餓鬼,覺得非常好奇。女鬼說,請尊者稍等,弟子有緊要事情,先出去一下,馬上就回來,請您慈悲,千萬不要施給他們四個食物。

    女鬼出去了。羅漢一邊吃一邊納悶,為什麼不讓施給他們四個食物呢?四個餓鬼眼巴巴的望著羅漢在那兒吃,也不敢出聲。羅漢覺得這樣太殘忍,實在忍不住了,就把食物分了一些給這四個餓鬼。不料想這四個餓鬼把食物吃到嘴裡,卻一個個痛苦的狂叫起來。因為一個餓鬼的食物到嘴裡,就變成了自己的肉;一個餓鬼的食物到嘴裡,就變成了鐵丸;一個餓鬼的食物到嘴裡,就變成了大便;一個餓鬼的食物到嘴裡,就變成了膿血。羅漢見到這樣的場面,非常吃驚!

    那個漂亮女鬼急急忙忙從外面跑進了屋裡,很痛苦的對羅漢說,我出去之時就曾叮囑您,千萬不可施予他們飲食,您為什麼不聽?難到您比我還愛他們嗎?他們是我前世的丈夫、兒子、兒媳和丫鬟。羅漢不解的問,這是什麼原因?女鬼說,我前世供養過一位阿羅漢,我告訴我的丈夫,希望他隨喜功德。誰料他聽後反而出言毀謗說:他為什麼吃咱們的東西?怎麼不去吃自己的肉?我很傷心,就又把這件事告訴我的兒子,不料他也出口毀謗說:他怎麼不去吃鐵丸?我更加傷心了。正趕上那天有親戚送我的食物,卻被我兒媳婦給偷吃了。我去問她,她不承認,還說,吃妳的食物還不如吃大便。我回贈親戚的食物,卻被丫鬟在送去的路上偷吃了,我責怪她,她不認錯,還說,吃妳的食物還不如吃膿血。女鬼說,我心裡對他們四人生起了大瞋恨心,於是發了一個反願,願我來世生活在可以看到他們四人受惡報的地方。所以今生我做了大力鬼王。若不是這個惡願,單憑我供養阿羅漢的福德,我今生就該生忉利天享受天福。

    海賢老和尚把故事講完,笑呵呵的問我,好聽不好聽?我聽得寒毛直豎,原以為老和尚只會勞動和念佛,不一定懂得太深的佛理,這回一下讓我徹頭徹尾的折服,心想這老人家絕對不是糊塗人。老和尚看我發呆,就接著說,這個故事就是教人說話不要言鑱口滿,能吃過天食,不說過天話,說話口滿招人恨,犯眾人忤;也不要生壞念頭,有壞念頭,吃虧的是自己。

◎海賢老和尚教人不厭,誨人不倦,一生之中在在處處為人慈悲隨緣開示。在「海會聖賢」一文中記載,二0一二年仲秋的一天,賢師正在劈柴,幾位外地來的居士到寺院念佛,大家跪地頂禮後,求老人家慈悲開示。賢師一邊劈柴一邊說:沒啥可開示的,好好念佛,世上無難事,只怕心不專。大家聽後忍不住為之鼓掌喝采。老人家加重語氣,又強調了一遍:真沒有難事!然後問起大家從哪裡來的,大家回答之後,老人家笑著說:俺這是小廟,吃的是苦的,穿的是補的,你們來這兒要能受苦,能受苦才能了苦。你不來,我不怪,來了就要守我戒,走到哪裡要守哪裡規矩。先輩尋常語,人間未見書,眾居士不約而同,齊念彌陀聖號,深感震撼。

◎妙了法師在「對面不見阿彌陀」一文中回憶說,還有一次,我陪他老到社旗縣城辦事。他坐在車上喃喃自語說:輕來輕去的,不要去找在家人辦事,在家居士有在家的工作,出家人有出家人的事,各幹各的。停了一會兒又說:出家人,會講經的給人家講經,不會講經的也要給大眾表個好法。我什麼也不會,不會講經、不會誦經、也不會唱讚,就會念佛、開荒種地。那我就表好這個法,要是不表法我早就走了。

    還有一次,我和師公在千佛寺東邊開墾的荒地裡挖芋頭,有兩個居士看到後也過來幫忙。我往外挖,師公往下摳芋頭上的泥土,因為天氣已經有點兒冷了,老人家鼻涕流出好長。那兩個居士說:師爺,給您點紙擦擦鼻涕吧!師公說:不管他那事兒。兩個居士和我對看一眼,都笑了。一個居士問他,師爺,您說不管他那事兒,那是誰的事?師公說,不知道。我們又都笑開了。挖完芋頭回到寺院後,師公渾身上下全是泥土,一位居士說,您老把衣服脫下來,我給您洗洗吧。師公把衣服脫下來,那位居士接著衣服說,看看,今天剛穿上的衣服,又弄成這個樣子。師公說,這不是我的。那位居士說,剛從您身上脫下來,不是您的是誰的?師公說,不知道。

    妙了法師說:師公住世之時,他說的那些話我不能全部理解,有些甚至覺得好笑,現在才知道他老不是個老糊塗,而是一位智慧德能不可思議的再來人。老人家的一言一行,都是自性的流露。

 

海慶老和尚

◎黨秀坡居士在「知所在,自然自在」一文中回憶說,海慶老和尚在生活極端困苦的三年自然災害時期,經常扶危濟困,在大路旁為過往行人施粥捨茶。他自己缺吃少喝,經常餓著肚子,卻把吃喝送給別人,這些在當地老年人當中是人盡皆知的。那時慶師吃飯用的是茅草編織的草碗,他自己開墾了一片荒地,種一些紅薯和小高粱。很多人都還記得,他經常把自己蒸好的紅薯,或是做的野菜,拌高粱粥,用茅草碗端給過路人吃。來佛寺剛重建的時候,僅有東屋三間小茅草房,一口小鐵鍋,做飯燒茅草根,生活很難維持。但慶師還是一直堅持燒開水,在瓦盆裡泡上柳樹葉,供行人飲用。老護法黨同立居士在多年後,曾問起慶師,這種苦日子您是咋熬過來的?慶師說,全都靠阿彌陀佛!

◎黨秀坡居士在「知所在,自然自在」中回憶說,來佛寺周邊十里八村的百姓都知道,海慶老和尚為人忠厚老實,性情和善。他說話嚴重口吃,只有念阿彌陀佛時才吐字清晰、聲似洪鐘,他也只會這一句阿彌陀佛聖號。當時寺院條件很差,清苦至極,慶師冬天一身棉(這套棉衣現存放於來佛寺金剛館內),夏天一身單,常人難以想像和忍受,但他整天依然樂樂呵呵,笑口常開。

    慶師經常帶著工具出去拾糞、撿柴,撿磚渣鋪路。回去時,飯涼了就少吃點,沒飯了就餓一頓,從來不牢騷,也不生氣。有個當兵出身的和尚愛罵人,看慶師不順眼,時不時的就對他罵罵咧咧,居士們有時看不過去,就和那個和尚理論。而慶師只是淡淡一笑,輕聲說,你為我消業障,我上極樂國。有位十六歲姓陶的孩子,帶著幾個孩子到寺院玩,見慶師老實,就污言穢語的咒罵他,又用小木棍搗他的光頭。慶師歪歪頭一笑說:你想和我結緣啊?給你爹媽說說,我收你當徒弟,教你念阿彌陀佛,上好學,做好事,長大你家輩輩有富貴。

◎另有一位王鳳林居士說起,有一次慶師擔了一挑大糞往地裡去,恰巧有一個年輕人騎著自行車迎面駛來。因為車速太快,慶師躲閃不及,一下子被撞翻到了旁邊的水溝裡,大糞灑得渾身都是。沒想到這個年輕人不但不道歉,還大罵倒在水溝裡的慶師擋了他的路。正趕上王鳳林居士扛著個鐵鍬從此路過,一見這年輕人如此野蠻無禮,氣得掄起鐵鍬就要去拍他。躺在水溝裡的慶師馬上連聲制止他說:不要打他、不要打他,不怨他,都是我的錯。

◎邱老居士回憶說:慶師脾氣好,從不惹人生煩惱。因為他有點口吃,說什麼話都說不利索,所以也就不喜歡說閒話了。但是有一點,他念阿彌陀佛的時候不會結巴,所以我就只記得他愛念佛。

◎在「知所在,自然自在」一文中記載,一九七五年八月,連續幾天的傾盆大雨,致使張莊西邊的小河水位陡漲,沖垮了數百年的一座石橋。當時還在生產隊的海慶老和尚,與一些村民一起帶著繩索、鋼釺前去搶險。可是幾十個人拼盡力氣,幹了一上午,也沒有把石橋修復好,因為有一塊千餘斤的石條,被沖到了離橋基五米多遠的淤泥中。大家都說如果這塊石條挪不過來,這座橋就算永遠毀了。正當人們灰心喪氣的時候,海慶老和尚慢吞吞的說,快晌午了,讓我再試試吧,不會讓咱這裡的人們因為沒橋走而作難。

    只見他喃喃自語了一陣子,其實大家知道他是在念阿彌陀佛,因為那時政策不允許,不能出聲念佛。然後用一根鋼釺和兩根碗口粗的木棍,硬是把石條從淤泥中連翻了幾個跟頭,靠在了橋墩旁。人們都驚呆了,大家怎麼也想不通,沒有一個人給他幫忙,這樣一個身材瘦小、六十多歲的老和尚,他究竟是怎麼把這一千多斤的石條從淤泥裡拉出來,並且還挪動了五米多遠?當時的生產隊長黨志發後來說起,慶師在淤泥中挪石條的時候,他看見老和尚頭頂出汗發光,但身上卻沒有出汗。後來有人問起慶師的時候,他笑著說,那全都是阿彌陀佛加持,要不然我怎麼可能會有那麼大力氣?

◎在《聖人何事欲無言》一文中記載:上世紀八十年代,來佛寺還沒有用上自來水,僧眾吃水全靠自己挖的一眼淺水井。每逢旱天,水井中便打不出水來,只能到村子裡去挑水吃。一次海慶師去村裡挑水的時候,被一條大狗咬得遍體鱗傷。狗主人聞聲趕來,揮動手中的皮鞭就要抽打這條狗,海慶師卻把他攔了下來,說:「狗見了咬我,說明我前世作狗的時候咬過牠,現在牠把我咬了,這個帳就正好了結了。假如你打牠,讓牠心生怨恨,這個怨就還要繼續結下去,我這一身傷也就白受了。」於是向村民找了點麵粉撒在傷口上,又借來針線把衣服簡單縫補了一下,然後還不忘在每隻水桶裡打了半桶水,挑回了寺院。

    慶師不識字,除了一句佛號之外,幾乎什麼也不會了,沒有人瞧得起他。別人上殿的時候,他只能站在殿外念佛,寺院裡最髒最累的活都是由他來幹。因為寺院還種有幾畝薄田,所以人們經常會看到慶師挎著籮筐、肩扛鐵鍬到處拾糞。有一次,慶師在一頭驢子旁邊拾糞時,被驢子給踢了個跟頭。驢主人慌忙把他扶起,問他傷得怎麼樣?慶師卻說:「我一點事都沒有,你快看看把驢腿給傷著了嗎?」

◎在《知所在自然自在》一文中,黨秀坡居士回憶說,寺院的一些供果、餅乾、糖塊之類,因供放時間長了,有些變質霉爛,別人把好的揀完了,剩下壞的給慶師,他絲毫也不生氣。有人說:「這東西不能吃了,就餵牛吧!」慶師說:「老牛拉犁拉耙吃乾草,活得夠苦了,不能讓牠吃這東西。我不該受用,是我有罪業,不能再去坑害牛。」於是就把這些東西都埋在樹根邊,或撒到莊稼地裡去了。曹書珍居士說:「老和尚日子過得可仔細啊!」他說:「佛祖看著哩,頭上三尺有神明,萬物都有佛性,該咋受用咋受用。」

◎一九七三年臘月初,天氣寒冷,張莊村上有一頭剛出生十幾天的牛犢掉進了三丈多深的水井中。這是村上唯一的吃水井,有三百多年的歷史,井壁完全用青磚砌成,井口圍著四塊石條,井壁上很多地方已經剝蝕成洞,小牛在掙扎的過程中不斷有磚塊掉入井底,極其危險。有人說:「為了一個牛娃子,不必去冒險搶救了。」可是不去撈牛犢,牠在井裡卡著,這幾百口人吃水可就成了難題。一群人面面相覷,眼看小牛奄奄一息,掙扎不動了,但是誰也不願下井。正巧慶師從這裡路過(當時慶師就在村上勞動),見此情景,不由分說讓三個膽大的年輕人拉著繩,墜著梯子,他自己馬上下到了井中。慶師在井中艱難的脫下棉坎肩,裹到小牛身上,再用繩子拴好後,讓人們慢慢的把小牛拉了上來,小牛得救了。而在拉慶師上來時,正好一塊磚掉下砸在他頭上,鮮血頓時染紅了他的臉。出井後,幾個人圍上來給他包紮,慶師不以為然的笑著說:「我流的血是佛祖叫我成佛時臉上做個記號。」

    慶師就是這樣實實在在的一個人,他老人家沒有文化,講不出大道理,但在幾十年的修行生涯中,他一直是這樣用實際行動來詮釋佛法、弘揚佛法。綜上所述,海慶法師盡其一生奉行清淨莊嚴的菩薩淨戒,慈悲為懷,捨己為人,以身行言教饒益有情,真正具足菩薩的慈悲心、孝順心,方便救護一切眾生,最終得以談笑示寂,自在生西,留下金剛法體垂範後世。

(文摘恭錄自開吉法師學習《來佛三聖永思集》的心得報告──《無量壽經科註》學習班第80、81集

 

 

 

 

 

 

 

 

普願見聞者    皆得大安樂    具足信願行    同生極樂國

 

 

 

引用: http://mypaper.pchome.com.tw/david16800/post/1330349599

創作者介紹

轉念--世界就改變

soj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