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雨惠群生——誰代眾生苦 誰救我娑婆

 

 

    一、姐姐往生前的叮囑

    大約是姐姐往生前的十幾天吧,我和姐姐通電話,我半開玩笑地對姐姐說,姐啊,你是大菩薩,小妹是凡夫,菩薩慈悲,有什麼要緊的話囑咐囑咐我這個凡夫小妹唄。姐姐爽朗地笑了,說都這麼大了,還這麼調皮,逗姐玩哪?我說,不是逗姐玩,我說的真話。姐姐說,那好吧,有幾件事兒我也真想和你說說,於是姐姐說了下面幾件事情:

    姐姐問我,你還記得李炳南老師往生前一天跟他的弟子說的那段話嗎?我說記得。李老師那段話大概意思是這樣的:現在這個世界亂了,就是佛菩薩、神仙下凡也救不了了,唯一的出路就是老實念佛,求生淨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姐姐說,為什麼李炳南老師給弟子們留下了這樣的最後遺言?這是李老師慈悲至極,他要把事實真相告訴他的弟子們以及一切有緣眾生。

    現在,幾十年過去了,當年李老師留下的遺言正在兌現。我問姐姐,你跟我說這件事有什麼用意?需要我怎麼做?姐姐說,你今後和同修們交流學佛心得體會,一定要告訴一切有緣眾生,老實念佛,求生淨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是唯一的一條出路,重點是在「唯一」二字上,唯一,就是只有一個,沒有第二個。這是你的任務。

    姐姐和我說的第二件事情是,弘揚淨土念佛法門是你的使命。姐姐說,你二000年前後病危,誰都沒想到你能活過來。你是怎麼活過來的?阿彌陀佛把你留下來的,留下來幹什麼?弘揚淨土念佛法門度眾生。你一要獨善其身,二要兼善天下。二者都要圓滿。

    姐姐和我說的第三件事是,護持上淨下空老法師是你義不容辭的責任。淨空老法師多生多劫都是你的老師,你要給大家做個尊師重道的好樣子。我說,姐呀,我尊敬師父,愛戴師父,那是沒有二話的。可是你說讓我護持師父,我哪有那本事呀?姐姐說,真誠心是你的第一本事,你用真誠心護持師父,就那六個字:老實、聽話、真幹。你今生能夠成就去作佛,是對師父最有力的護持,為什麼?這麼多年來,有多少人想把師父打成邪師,想把師父講的法打成邪法?你今生成就了,事實勝於雄辯,淨空老法師能把他的弟子教化成佛,把這樣的高僧大德說成是邪師,簡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韙。

    姐姐和我說的第四件事是,你要低調做人,低調做事,永不張揚,你的一切都是屬於眾生的,沒有一樣是屬於你自己的,全心全力為眾生服務是你的本分。

    姐姐和我說的第五件事是,你未來的路途很艱險,你一定要有泰山壓頂不彎腰的精神,堅定不移地走下去。姐姐說,我相信,再大的壓力壓不垮你,再大的誘惑也不能讓你動心,更不會讓你倒下。姐姐還告訴我,你有一個非常厲害的護法團隊,諸佛菩薩無時無處不在護佑你,你和一切眾生都有緣。你人緣法緣都好,這是你弘法利生的有利條件。

    姐姐往生兩年多了,上面所說的事情我過去沒有提到過,為什麼?環境不允許。姐姐往生以後,出了一片光碟,所引起的軒然大波,至今餘波仍在繼續,我不怕別人說我大騙子,也不怕別人說我搞神通,我怕因為這件事,讓有的眾生造口業。如果兩年前,我把上面的事說了,恐怕會第二次引起軒然大波的。

    現在,經過兩年多的積澱,隨着人們境界的不斷提升,這一次該不會引起什麼震動吧。我還是真誠的勸告各位同修,我說的這些,你願意聽就聽,不願意聽就不聽,聽與不聽都是你的自由,你完全可以自由選擇,還是那句話,千萬別因為我說的這些話,讓你心生煩惱,如果是那樣,我真的對不起你了,這不是我願意看到的。

    下面說說對姐姐往生之前叮囑我這幾件事的認識。

    第一,姐姐叮囑我的幾件事都至關重要,非同兒戲,這是一位菩薩姐姐對一個凡夫妹妹最珍貴的教誨;

    第二,姐姐的叮囑真實可信,不是故弄玄虛,兩年多來,姐姐說的話都在一一兌現;

    第三,諸佛菩薩的加持,諸護法善神的護佑,我時時都有切身感受,佛菩薩時時都在我身邊,姐姐雖然往生兩年多了,但我覺得姐姐時時處處都在我身邊,一些難題都是姐姐幫我化解的,我在這裡舉兩個例子來說明:

    第一個例子:二0一三年六月七日,我右胳膊摔傷了,肱骨骨折。不但是摔骨折了,而且是摔碎了,這也是業障現前。有人說,劉老師,你修得那麼好,怎麼還會業障現前呢?我告訴你,人人都有業障,沒有一個沒有業障的,我和你們一樣,我也是一個普通人,我也有業障現前的時侯,如果說我和大家有什麼不同,那就是我遇到事情,特別是業障現前的時候,我找阿彌陀佛,找觀世音菩薩。我既不找神,也不找仙,更不找什麼大師,我消業障的唯一方法就是念阿彌陀佛。

  由於我屬於特殊的過敏性體質,對所有藥物都過敏,所以我作手術、術前、術後都沒有用藥,推進手術室到推出手術室是四個小時,醫生告訴我,純粹的手術時間是二小時二十七分,傷口縫合二十九針。裡面是用三塊鋼板固定的,從我摔傷的那一刻起,到我手術,這麼說吧,一直到現在,就沒有疼過。連一次都沒有疼過。我現在說出來是否又是搞神通?我當時感覺(看不見)手術室裡滿屋都是觀世音菩薩。

    記得姐姐往生一周年的時候,冥冥之中姐姐和我有一大段心的交流,其中有這樣幾句話:「你的手術很順利,姐姐全程在跟着,護法尊天在現場,觀音菩薩親操作」。我當時都記錄下來了,記得有同修對我說,這個你不能對外說,你說觀音菩薩親操作,那不是否定人家醫生的工作嗎?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但又不能作任何解釋。機緣不成熟就不說吧,什麼時候機緣成熟再說。

    第二個例子:去年(二一四年)年末,香港佛陀教育協會上勝下妙法師給我發短信,內容是有一位修學淨土念佛法門的同修發心,要把《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淨土大經科註》、《淨土大經科註講義》、《淨土大經科註參考資料》四本書合訂出版,用宣紙印刷流通。師父上人將此書定名為《淨土大經科註講義》,勝妙師短信說,師父上人希望我為此書寫一跋文。我當時感到壓力很大,因為我深知此書份量之重,這是流傳末法九千年的,指導淨宗同修修學的一本教科書,而且這本書的序文是師父上人撰寫的,我何德何能為此書寫跋。況且我的文言文功底很淺,師父上人用文言文寫序,我用白話文寫跋,這等不倫不類的跋文怎能流傳後世?我給勝妙師寫了一封信,請勝妙師代我稟報師父上人。不是我假意謙虛,也不是有意推託,真是德才不具,難擔此重任。

    過了幾天,勝妙師回信,說師父上人仍然希望我來寫此跋文,而且准許我可以用白話文來寫。看了勝妙師的回信,我不可以再推辭了,我想盡力而為吧,但是心裡還是有些忐忑。老伴子看出我有些思想負擔,慢慢悠悠地對我說,哎呀,就這點事還能把你難住,你不是有事就找阿彌陀佛,找觀音菩薩嗎,這回怎麼忘了呢?一句話提醒了我。別說我老伴子關鍵時刻來點智慧幫了我的大忙。我點上香,鄭重其事的和阿彌陀佛、觀音菩薩述說我的真心話。可能心誠則靈吧,出了幾句話:誠如弟子所言,此事至關重要,恩師囑你寫跋,你必能擔此重任,放心寫吧,佛力加持,無事不成(觀音示)。

    我看着姐姐的照片,心裡在和姐姐說,姐姐,幫忙啊。姐姐仍然是那種標準的笑容,仿佛在說,看把你急的,你能行。第二天,從早七點一口氣寫到十一點,中午做飯,吃飯,下午一點鐘接着寫,到三點鐘寫完了,加起來一共用了六個小時。這件事,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這絕非是我個人的能力,我瞭解我自己,這篇稿子完全是佛力加持的結果。今天,在這裡我把這件事講給大家聽,可能會有一些不同的反響,一個是說我又在搞神通,一個是說我在炫耀自己,再一個是同修們知道我在告訴大家什麼,這就是佛力加持不可思議,告訴大家姐姐往生前叮囑我的事情一重要二可信。

    二、誰代眾生苦 誰救我娑婆

    這個問題我的回答是諸佛菩薩代眾生苦,諸佛菩薩救我娑婆。可能有人會問,諸佛菩薩在哪里?我怎麼看不見?我說,諸佛菩薩就在我們中間,而且是無量無邊。這個世間就是一個大舞臺,誰在臺上表演?諸佛菩薩,表演男女老少,各行各業,善因善果,惡因惡報。表演這些給眾生看,到最後,給我們表演一齣壓軸戲,萬緣放下,老實念佛,求生淨土,親近阿彌陀佛。就舉幾個我們身邊的例子吧。

    劉素青老居士的例子。

    我和姐姐共同生活了七十一年,可以說對姐姐一生的經歷,我是清清楚楚的。姐姐的一生是代眾生苦的一生,原來我真的不太理解,怎麼那麼多苦,那麼多難,那麼多罪都讓她遇上了,有時候真覺得老天不公。比如,姐姐一九六年結婚,找了個丈夫,不能說他壞,只能說他愚癡。就是這麼一個丈夫,把我姐整整折騰了五十三年,就是姐姐有病,腿截肢後也沒停止折騰。

    記得我姐夫往生前的最後三個月,為了讓他放下怨恨,不墮三惡道,那段時間我常常去勸導他,有時看他那樣子,就想起了他五十多年是怎麼對待我姐姐的,說實在的,那時我的心中也時有一絲惡念閃過,不管他了,願上哪道上哪道去吧,自作自受吧。可是好在這個念頭只是一閃而過,我告誡自己,不能放棄,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要盡百分之百的努力。在佛力加持下,功夫不負有心人,姐夫終於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作佛去了,這也是給我們表法吧。如果說我姐姐是觀世音菩薩再來表法的,你說我姐夫郭永發是不是也是菩薩來表法的?我說是,只不過是他們表法的形式不同而已。他們用不同的表法形式度了無量無邊的眾生。

    姐姐一共生了五個孩子(她沒有墮過胎)。四女一男,可能是有重男輕女的想法吧,前四個是女孩,第五個是男孩。在這五個孩子裡,如果用不平等的眼光看,第三個孩子,我的三外甥女是五個孩子中最優秀的,也是我最喜歡的,就是這麼個好孩子,一九八六年被火車撞死了,那一年外甥女二十一歲。大家想想,這對一個母親來說是多麼的殘酷。處理孩子的後事是我去的,我不想讓姐姐看孩子最後一面,姐姐很堅強,她終於挺過來了。

    媽媽去世前的三年多時間裡,得了老年癡呆症(這也是一種表法吧),病了三年多作了我姐姐三年多,當時我們都不了解這個病,不知道媽媽為什麼這麼作人。我姐姐非常孝順,不管什麼時候,都是媽媽說啥就是啥。大家想想,上有老(姥姥、姥爺、爸爸、媽媽),下有小(五個孩子,每個孩子差兩歲),還有一大攤子離不開的工作,姐夫一點忙也幫不上,不搗亂就不錯了。可想而知,姐姐該有多難。

    大約是一九九九年前後,姐姐病了,腿上長了一個包,很疼,但那時還沒有確診是骨癌。也湊巧,也就是那一年,我也病了,紅斑狼瘡。姐姐全力地照顧我,根本無暇顧及自己的病,這個病一是發展快、二是疼痛難忍,換個人早就哭天喊地了。可是姐姐一聲也不吭,她怕我難過。姐姐發了一個願,願代所有得骨癌的人承受這個病痛之苦,把所有人的病苦集於她一身。多麼偉大的姐姐!她的心中只有別人,沒有自己。二八年五月,姐姐作了截肢手術(迫於家裡壓力),手術那天,她是唱着觀世音菩薩聖號進的手術室,據大夫和護士說,進了手術室她還在唱。

    二一二年十一月,姐姐要往生了,她告訴我,她還有十年陽壽,不要了,我問她為什麼?她說,我有新的任務,我必須提前回家。我知道姐姐所說的新任務是什麼,但我不能說。二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中午十二點姐姐預知時至分秒不差的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作佛去了,回歸常寂光了,走得那麼瀟灑,那麼自在,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親眼所見什麼叫活着往生。

    第二個例子:海賢老和尚。

    海賢老和尚表的什麼法?他表的是弘揚淨宗之法,他告訴我們:

    第一,告訴修淨土的同修,西方極樂世界真的有,不是假的;阿彌陀佛真的有,不是假的。這是他在給西方極樂世界,給阿彌陀佛作證。他用自己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作佛的事實來作證明。

    第二,給黃念祖老居士的《大經科註》作證。黃念老的這個註解是集註,老人家結集了八十三種經論,一百一十種古來祖師大德的註疏註這部經,註解句句都有出處,不是他自己隨便說的,這部集註可以說是天下第一註。海賢老和尚給我們證明,這部《大經科註》完全正確,依這部註學完全正確。

    第三,為淨空老法師作證。證明淨空老法師二十多年來,依這部經這部註發菩提心,一向專念,教化眾生是完全正確的,決定沒有錯。

    第四,為整個佛教作證。海賢老和尚往生前三天,表了最後一個法,那就是「若要佛法興,唯有僧讚僧」。這是在為整個佛教作證。告訴大家,一定要互相讚歎,不能譭謗,互相讚歎佛法興,互相譭謗佛法滅。互相譭謗是給社會大眾作壞樣子。社會大眾看到這些壞樣子,就會對佛教失去信心,他就不信佛了。這樣佛法會衰的,佛法會滅的。所以,興佛法的人是佛弟子,滅佛法的人是魔弟子。

    現前淨宗這一代,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磨難,這麼多年來,對《無量壽經》會集本的批評、批判,對黃念祖老居士《大經科註》的批評、批判,人數之多,言詞之激烈,可以說是佛教有史以來從來沒有過的,尤其是對弘揚這部經、這部註的淨空老法師的批評、批判,已經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何止是批評、批判,簡直就是人身攻擊。

    阿彌陀佛慈悲,派遣海賢老和尚來這個世間表法,並讓他住世一百一十二年,老和尚示現的是農夫身份,一百多年都是在田間辛勤勞作,住在鄉間一個不起眼的無人爭無人要的小破廟裡,沒人供養,吃的是苦,穿的是補,一句阿彌陀佛念了九十二年不拐彎(問問我們自己,這些年學佛念佛拐了多少彎?),老和尚這種表法形式高明,障礙相對來說要少一些,這個形式是當前社會環境決定的,老和尚最後一個表法表完了,立刻就走了,不等人們反應過來,老人家已經去西方極樂世界作佛去了,等人們反應過來,有人想找他理論,已經找不到了,要找就到西方極樂世界找吧。你說老人家多高明,多瀟灑,多自在,這才叫大智慧啊!老人家的這個表法,意義太深遠了,光碟已經看了一年多了,真正看明白的人究竟有多少?每個人不妨都問問自己,我看明白了沒有?

    第三個例子:上淨下空老法師。

    上淨下空老法師入佛門六十三年,講經說法五十七年,老人家每一步都那麼艱辛,有多少次都到了走投無路的境地了。可是,因為有佛菩薩的加持,有龍天護法的護佑,老人家都能化險為夷,柳暗花明又一村,在這裡,我一定要說一句,韋馱尊天護法功不可沒。如果有人問,誰在護持老法師?我可以直言不諱地告訴你,兩土導師阿彌陀佛、本師釋迦牟尼佛,還有韋馱尊天菩薩是淨空老法師的三大護法。還有比這更厲害的護法嗎?可能有人還會問,為什麼阿彌陀佛、釋迦牟尼佛、韋馱菩薩會護持老法師呢?一句話,老法師弘傳的是阿彌陀佛、釋迦牟尼佛的正法,哪裡有不護持正法的道理?韋馱菩薩是賢劫千佛的最後一尊佛,在他沒有成佛之前,他的本職工作就是護持正法。

    上淨下空老法師遵照章嘉大師的教誨,學釋迦佛走釋迦路,一生走講經說法的路。老法師六十幾載遵師教誨不走樣,千難萬險不回頭,真是我們的好榜樣。

    上淨下空老法師入佛門以來,所受到的譭謗、陷害、排斥、羞辱,可能在整個佛教史上是空前的了,至於是不是絕後的,我不敢斷言。在這裡,我想摘錄師父上人在大經科註學習班裡講的幾段話,供大家品味。

    第一段話:「我們要能夠接受無根謠言的譭謗,甚至於有意陷害、羞辱,統統接受。為什麼?我們這一世,反省為人處事沒有大過失,不應該遭遇這種恥辱,不應該受這個,可是過去生中呢?如果想到過去生中,想到三世因果。那我們就知道,肯定我過去欺負他、羞辱他、陷害他。這一生遇到了,他用這些手段對我,這因果報應,一報還一報,這一筆勾銷了,沒事了。如果過去生中沒有,這一世遇到這些事情,那就是他來考驗我,他來破壞我,破壞什麼?破壞你修行的功夫,讓你這一生不能成就。如果考試通過了,好啊!通過的時候,我們不但不應恨他,還要感謝他。」

    第二段話:「我們選擇的道路,終極的目標是西方極樂世界。西方極樂世界不能帶染污去,不能忍辱是染污,不能帶是非去,不能帶怨恨去,也不能帶情執去,統統要放下。怎樣才能去?心裡只有一句阿彌陀佛,別人對我一切冤枉要不要洗刷清楚?不需要,洗刷清楚之後極樂世界就去不了了,不必洗刷。我們到底是清白還是被冤枉,阿彌陀佛清楚,極樂世界人統統清楚,何必要說,要放在嘴上?這毫無意義,學佛的人不能不知道。」

    第三段話:「很多人替我不平,這都叫多事,我自己都沒有事,你們為什麼心這麼容易受外面境界影響,受外面境界的干擾?要學,你們聽到別人批評我、譭謗我、羞辱我若無其事,心裡只有一句阿彌陀佛就對了,你是真正佛弟子。你要為我抱不平還是怎麼,你是凡夫一個,你這個佛是白學了。連海賢老和尚都知道,時間不久了,真相大白,問題全解決了。冤枉,哪個朝代沒有冤枉?嶽飛受的冤枉,死後多少年才平反,何必要在這一時?在這一時你要替我鳴冤,你要替我伸冤,障礙你不能往生,哪一樁事大?往生事大,伸冤事小,雞毛蒜皮的小事。我受冤屈與你不相干,你老實念佛就好。所以勸同學,不要因為我的事情連累你這一生往生的機會失掉了,那就是我的過失了。我把話講清楚,講明白,我們願意接受冤枉,我覺得這個事情不是壞事,確實能幫助我消業障,增福慧。」

    上面這三段話,都是我摘抄的老法師的原話,我為什麼要摘這三段話,因緣是這樣的,前段時間有同修向我提出質疑,大概的意思是,你是老法師的弟子,你為什麼不站出來說話,你算什麼老法師的弟子?聽到這種質疑,我不為所動,我心裡非常坦然,因為我知道,我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如果是三年前遇到這種情況,我真的可能站出來論戰了,我覺得三年後今天的我比三年前成熟了,理智了。我不再會感情用事了,我覺得做佛弟子,就要聽佛的教誨,做老法師的弟子,就要聽老法師的教誨,學生不聽老師的教誨,那算什麼學生,最起碼算不上好學生吧。我二年第一次去香港見師父,受益最深的一句話就是,「不和任何人事物對立」。這句話我至今牢記心中,終生不忘,這是我做人學佛的座右銘。正像師父上人說的那樣,有時候甚至幾句話能影響一個人的一生,師父的這一句話能影響我的後半生。

    上面我舉了三個例子,說明是諸佛菩薩在代眾生苦,在救我娑婆,是不是就這幾位呢?不是的,我開頭說了代眾生苦,救娑婆的佛菩薩無量無邊,而且就在我們中間,在我的親身經歷中,我所送過的張榮珍、王洪來、齊樹傑、張福瑞、羅立秋,還有九十七歲往生的鄂玉秀老人,都是代眾生苦救娑婆的大菩薩。他們在人世間示現不同的身分,用不同的形式表法,做的是同一件事情,那就是度眾生救娑婆。他們持戒為什麼?他們吃苦為什麼?他們忍辱為什麼?為了做樣子給眾生看,而且這個樣子要做得逼真,他們來去自由,可以隨時往生,可他們一切交給阿彌陀佛,這就是代眾生苦,目的只有一個,教化眾生轉迷為悟,離苦得樂。

    讓我們對這些救苦救難的菩薩們生起無限的感恩之心,並像他們那樣,勇代眾生苦,去救我娑婆。

     菩薩大慈悲    娑婆度群萌    勇代眾生苦    悲心遍虛空

 

     常住深禪定    悉睹無量佛    遍滿十方刹    教化諸眾生

 

                                                  慚愧弟子 劉素雲 頂禮 二O一五年七月

 

淨空老法師開示〈後補〉

 

(文摘恭錄2015/7/30《無量壽經科註》第四回學習班第159集)

 

創作者介紹

轉念--世界就改變

soj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